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最新资讯

宝宝树高层内斗、陷上市造假传闻,母婴垂直电商前途未卜

时间:04-22 来源: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:146

宝宝树高层内斗、陷上市造假传闻,母婴垂直电商前途未卜

21世纪经济报道 王琦 广州报道由宝宝树高管免职事件引发的戏剧性“内讧”风波持续发酵。昔日母婴社区电商龙头的宝宝树,又被爆出拖欠工资、供应商欠款等消息。4月21日,宝宝树方面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,“员工工资问题已经解决了,供应商欠款那些我们没有听说,公司运转一切正常”;对于网传的公司上市造假、合规相关问题,宝宝树方面表示,目前并无更多可以透露的信息,“一切以官方公告为准”。宝宝树在2018年成功登陆港股,上市当年市值超110亿港元。但从第二年开始,宝宝树营收和利润几乎断崖式下降。几年过去,宝宝树市值持续缩水,如今市值不足5亿港元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如果上市造假等爆料内容真实,宝宝树通过资金循环的方式扩大上市规模,并将这类资金记入理财,而公司真实的资产低于账面,报表有相当大的水分。截至目前,监管方面尚未对此事进行问询。高层“内讧”升级、陷上市造假传闻事件起源于一周前,4月11日,宝宝树董事会发布公告称,免除徐翀的董事职务,即时生效。同时,徐翀不再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,由高晓光接任,据公告,后者近年在宝宝树大股东复星集团旗下公司任职。徐翀被免职的原因,据宝宝树方面称,免职事项的原因是公司对徐翀的表现并不满意,董事会认为免职事项符合公司及其股东的整体最佳利益。对此声明,徐翀并不买账。据媒体报道,徐翀之后实名向媒体爆料称,宝宝树以及复星旗下多家上市公司,包括复星旅文,复宏汉霖,利用“结构单”手段扩大IPO发行规模,涉嫌构成虚假上市,且他掌握了确切证据,等待着向有关部门进一步反映。另有网传戏剧性的一幕,知情人士爆料称这位CFO被罢免后拒绝交接,公司要求他离开办公区,他手提着一把长剑,强行攻入自己的办公室,把自己锁在办公室三天,中间还发生了肢体冲突。随后,“高管被曝遭免职后持长剑闯办公室”的词条随即登上网络热搜。对于“结构单”上市的操作,有业内人士称,可以理解为是拟上市企业靠虚假订单来扩大上市发行规模的行为。至4月17日,宝宝树发布《补充公告》,披露了徐翀被免职的更多细节。公告称,据公司所知,在资金充足的情况下,徐翀不合理地暂停支付员工工资,并在本年度期间拒绝及时批准多家供应商应付款项。因此,董事会对徐翀的表现并不满意。但此声明并没有阻止舆论的发酵。之后,又有多位认证为宝宝树的员工在脉脉上爆料称,宝宝树公司财务、法务、廉政、内审内控、PR等人员都被“复星系”管理层宣布开除,还称宝宝树拖欠全部员工3月份工资,至今未发。4月20日晚间,宝宝树通过官方微博发声明称,“近期留意到某些人员通过网络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辞。对该类歪曲事实的言论,公司保持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宝宝树目前经营管理一切正常,所有商务活动有序开展。4月21日,宝宝树方面进一步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,“员工工资问题已经解决了,供应商欠款那些我们没有听说,公司运转一切正常”;对于网传的公司上市造假、合规相关问题,宝宝树方面表示,目前并无更多可以透露的信息,“一切以官方公告为准”。另有宝宝树内部人士向媒体透露,公司方面已经与徐翀正常进行交接。营收腰斩、利润持续下滑作为昔日的母婴社区电商龙头,宝宝树在2018年上市之前,顺利完成过多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复星集团、经纬创投、好未来、阿里巴巴等知名机构。2018年11月27日,宝宝树成功上市,成为登陆港股的第一个互联网母婴平台,总市值超过110亿港元,并在上市当年实现了盈利。财报数据显示,2018年上市当年,宝宝树实现营收7.6亿元。但是,到了第二年,营收几乎腰斩。有业内人士指出,如果上市造假等爆料内容真实,宝宝树通过资金循环的方式扩大上市规模,并将这类资金记入理财,而公司真实的资产低于账面,报表有相当大的水分。截至目前,监管方面尚未对此事进行问询。财报数据显示,2019年,宝宝树全年营收仅3.57亿元,之后的三年时间里,宝宝树全年营收也在2-3亿元区间内波动,2020年总营收2.12亿元,2021年总营收2.82亿元。据2022发布的年业绩报告显示,宝宝树全年营收约3.15亿元。虽然相较上一年有所上涨,但毛利较上一年降低20%以上,年度亏损率持续扩大。从营收结构来看,广告和电商占到了整体营收的98%以上。业绩报告显示,2022年,宝宝树广告和电商收入分别为2.34亿元、0.77亿元,其中广告收入较上一年同比下降8.3%,电商业务收入因渠道调整和联名C2M产品有所增长。母婴垂直电商,前途未卜从事母婴行业运营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近年来,随着以抖音电商、小红书为代表的内容种草+流量收割的新渠道的崛起,母婴垂直电商单纯依靠渠道形成品牌集合,并没有突出的竞争优势。而除线上渠道之外,母婴零售的线下渠道仍然保持了很大一部分市场份额。从母婴行业布局上看,包括儿童辅食、乳制品、营养健康、儿童洗护的需求更加精细化,加上不少化妆品行业头部公司的入局,更加剧了母婴行业的竞争白热化,也促使赛道发展更加垂直细分。与此同时,从线上渠道来看,淘系、京东、唯品会等传统电商之外,在新兴社交平台的冲击下,市场份额将不断被冲击,垂直的母婴电商要想保持原有的市场份额,最终可能走向“小而美”。赛道更加垂直细分,品牌也对包括营销渠道在内的全域运营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消费者心智更加成熟,加之受到人口出生率等宏观环境的影响,母婴行业的生意并不好做。早前,被真格基金徐小平、红杉资本追投并看好的母婴电商平台——蜜芽APP,也在运营多年后,2022年9月关停,创始人转型去做了母婴护理品牌“兔头妈妈”。蜜芽创始人兼CEO张楠此前对外称,关停是无奈之举,“垂直电商是被算法打败的,垂直电商的黄金时代在2020年就已经结束了。”宝宝树尽管也在内容、发展特定场景的社群引流以及与其他平台的联动上,做了一些调整和突破,比如联合上线“云音乐”专区,将战略转型重点放在社群运营上,然而并没有挽回不断流失的用户,宝宝树平台月活不断下降。数据显示,2016年,宝宝树月活达到了1.64亿,而到了2018年则降到了1.44亿,此后几年内,平台月活数持续下降。据宝宝树最新业绩报告,截至2022年12月31日,宝宝树App的月活用户数仅为2160万。市场的不买账,直接带来的结果,是营收的大幅下跌,集团总资产连续五年萎缩。“坚守和创新,都是亟待解决的事。”上述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在传统电商平台流量下滑、新兴电商平台流量饱和的大环境下,私域社群运营可能会迎来一轮红利的爆发。宝宝树在其标榜的突出优势——社群运营上,有着一定的资源积累。业绩报告显示,截至2022年12月31日,宝宝树共有约13904个微信社群,社群成员数量达到162万人。昔日百亿市值的母婴电商第一股的宝宝树,能否找准定位做到差异化布局,还需要在垂直赛道和社群运营上有更多突破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最新资讯